大裁员的前夜 有的在裁员的犹豫中一蹶不振 有的却涅槃重生
发布日期 2018年11月27日  来源 锌财经  观业网

来源 |锌财经(ID:xincaijing) 作者 | 幸谷

吴嘉文作为公司老板,他得开掉公司50%的员工。但他就是下不了手。


半夜11点钟,被裁掉的游戏从业者陈冬,在好友群吆喝了一声:“有啥工作机会想着兄弟。”


裁员大潮中,一边是老板,一边是员工,吴嘉文和陈冬分别代表了不同的群体,他们都不是“一个人”。


市场的谨慎,使得各个公司都捂紧口袋,不论是巨头还是创业型公司,都踩下了“急刹车”。


当寒气愈发逼人,裁员成了企业家们的一条路,很多人都出现命运转折。


企业家:下不了手和下得了手


吴嘉文是杭州一家数据科技类公司创始人,今年七月的一天夜里,他做出裁员50%的决定。


“公司形势不容乐观,”他说,一方面是由于公司的商业模式变动,高投入且尚未盈利;另一方面是由于人员冗余,整体用工成本很高。


吴嘉文算了算,通常一家公司要留有六个月的运作资金,现在他手上的钱都只能花三个月,如果再推迟裁员,可能让公司倒闭。


但他就是下不了手。


公司不大,但每个员工都是他亲自招进来的;另外,一旦裁员,剩余员工的工作量会陡然加大,容易造成人心不稳。


一次出差归途中,吴嘉文跟几个企业家交流,讲起了公司的现状,以及他的犹豫。这些企业家有经验,立马给他裁员建议:必须干,而且得尽快干。


“我真正下定决心,是因为阳明心学的一句话,当生则生,当死则死。”吴嘉文这样告诉锌财经。“在关键时刻,必须聚焦资源,与其让大家都拖着死,还不如狠下心。


7月,吴嘉文对公司做了大规模的调整,保留50%的核心人员,裁掉将近45个人左右,甚至包括公司的CEO。


辞退的高管,吴嘉文亲自谈;离职的员工,由各部门总监配合人力资源部谈话。整个下来,大概一个星期。


即使百般衡量,尽量考虑到员工的现实情况,吴嘉文依然有遗憾的地方。


他最舍不得的不是CEO,而是一个做快消品的总监,“业务能力很优秀,但是因为业务线整体裁退,他的能力无法发挥出来,因此不得不辞退。”


“他当时提出了一些相应的解决方案以及对公司的建议,表达了想留下来的意愿,但是我必须要做出决定。”吴嘉文说,他当时想了很久才开口。


30岁的孙芝,一家100余人的教育类创业公司的女老板,今年10月裁掉了30—40人。


“并不是裁员,而是劝退,这些员工没有跟上公司的成长,有点被边缘化。”孙芝对锌财经解释。


孙芝认为,随着公司的发展,需要员工有更多的创造力和策划能力,而不仅仅停留在执行力层面,但是一部分员工还停留在简单的重复劳动上。


她做事果决,不留余力,“对公司有利的事情就是对的事,这是我的衡量标准之一。”


不论是吴嘉文下不了手,还是孙芝的下得了手,裁员对于企业来说,是个自救行为。


三年前,外资药企中美施贵宝为省去巨额赋税,进行了大规模的裁员。在大规模的裁员之后,业绩飙涨80%。


就像吴嘉文说的,有危才有机,他公司增长的业绩证明了决定的正确性。


孙芝也一样,裁员避免了她公司倒闭,业绩恢复增长,盈利性持续加强。她说当下,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被裁员工:教科书式与反教科书


当各个行业都在“瘦身”,员工们也发生了命运转折。这是一番不同的景象,有人面临教科书式的温和裁员,也有人直面激进的“反教科书”式。


“前一天晚上,我们有一个紧急的项目要上线,领导一直在紧急的push(催),几个同事一起加班到九点钟。”张乐打开了话匣子。


第二天早上9点钟,跟往常一样,张乐踏上了上班的路程,公司距家里约一个小时公交车路程,没有任何异样。


刚到工位,就被叫去会议室谈话。所有的文档材料已经事先打印好,摆在桌上。


张乐的心咯噔一下:“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张乐供职于一家北欧外企,今年年初开始,公司进行了一轮彻底的组织架构调整。频繁的部门合并,领导变动,已经让员工感知到风声。


让员工奇怪的一点是:公司部门调整时,并不是让优质业务部门去合并其它,而是被合并。


“裁员这个事儿,我有预感,可能是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但他们的动作过于迅速了,这个是我们比较意外的一点。”张乐告诉锌财经。


张乐被通知需要当天离开公司,如果在两天内仍然不能给出肯定的答复,就以劳动仲裁的方式解决,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同在一家公司的安娜显得更为愤怒。入职一年,她成功地把一个项目带上线,付出的时间和精力非常多,而突如其来的裁员,让她措手不及。


“我早上甚至还没泡水,就要求当天打包走人。”回到工位,安娜电脑旁的便利贴还在催促她完成今日日程,但转眼,她已经不属于这个公司。


对比之下,40多岁的吴智强曾是2002年上海贝尔阿尔卡特裁员的亲历者及执行者,16年过去,那次裁员行为已经作为案例写进教科书,对于现在依然有借鉴意义。


16年过去,那次裁员行为已经作为案例写进教科书 。


当年,由于全球电信业不景气,为减少费用和调整生产结构,法国阿尔卡特公司在未来18个月内在全球子公司裁员29000人,其中包括阿尔卡特设在上海的合资公司———上海贝尔阿尔卡特公司。


据吴智强回忆,裁员在当时是非常敏感的一件事,管理层做了详细的安排和预案,整个方案计划大概做了将近九个月。


十一长假过后,他向所有在职员工宣布了这个计划,非常重视与员工的完整沟通,因此很平顺的完成整个事件。


吴智强向锌财经感慨:“大家会觉得好像今年所有的行业都在裁员,其实大家应该有所准备,裁员是任何时代、任何时候都会有的事情。”


一张图表


有人说,永远不要假设危机不会降临到自己。


在一个越来越不确定的世界生存,偶然背后是必然的结果。如今市场浮沉,国内外大大小小企业都在经历裁员阵痛。


2018年10月,明星公司特斯拉宣布了重组的计划,据特斯拉CEO马斯克表示,公司将裁员9%,特斯拉共有员工4万多人,此次裁员意味着将有4000多名员工被解雇。


几乎同时,美国最大的运营商Verizon也没能抵挡住萧条市场所带来的影响,在跨5G时代来临的节点,Verizon被迫裁员以节省资金,裁员数量高达4.4万人。



东芝被爆裁员7000人


日本老牌科技巨头东芝也在日前宣布,公司未来将裁员7000人(约占其全球员工总数的5%),以扭转目前业务运转不佳的状况。


对比国内,自2018年6月以来,全国上百家P2P平台接连爆雷,裁员潮在互金领域抢先发生。之后, 美团、拉勾爆出裁员信息; 阿里、京东、华为不同程度“缩招”;再之后,传言网易盘古工作室并入雷火,理财平台挖财被爆裁员…….



据公开报道资料,近期国内外重大裁员情况


市场拉锯


裁员背后的人才市场,是一场旷日持久的供需拉锯战。


猎聘向锌财经提供了2018年Q4招聘趋势调研报告:2018年第四季度企业招聘计划呈下降趋势;环比2018年第三季度,企业的招聘需求开始放缓。


企业自身也有矛盾的地方,一方面追求业务上的突破,急需人才;另一方面,不断缩减人力成本。



企业对招人更加谨慎,不再盲目扩张,而是增强对精兵强将的部署。


“现在确实很谨慎,公司基本上不进人,这是第一个原则,其次就是采取骨干置换的方式,就比如我们确实要某个领域的一个人,就要调整一个人,这是现在的用人的策略,更强调人员质量。”朱嘉文告诉锌财经。


但也有不同的声音。中国就业研究所与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就业形势并不那么坏。


尤其是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就业市场景气相对较好,本季度CIER指数都为1.86,并且与上季度相比有较大幅度的回升。


长三角地区的扬州、宁波、嘉兴和镇江,珠三角地区的佛山、中山和惠州等城市,本季度CIER指数均超过2,部分城市甚至超过3,表明需求明显大于供给。


对于就业市场,求职者的感受更加真实。


据IT行业10年从业人员王一介绍,在往年这个时候,都是抱着一个“骑驴找马”的心态,但这次不一样。


对于IT行业来说,从10月份开始,到第二年的春天,是IT这个行业招聘高峰和跳槽旺季。一般大家都会去了解一下市场行情,但今年,确实给求职者笼罩了无形的压力。


“比如我自己,往年这个时候更新一下简历,一周可以有20个猎头或HR来问,可能其中会有10个猎头提供职位,而且职位各异,但今年可能平均只有10个猎头,其中5个人会给对应的职位,而且职位是重复的。”王一说。


不少求职者处于观望的阶段,与此同时,薪酬也有不同程度的调整。


备受人艳羡的行业格局也开始发生了变化。例如证券行业,这个曾经光鲜亮丽的圈子,如今也走上了“去产能化”的路。


据券商从业人员李鹏透露,某知名券商公司出现了营收锐减,甚至亏损的状况。据介绍,他们的收入结构固定占比是小头,浮动,奖金占大头。而今年的奖金跟2017年对比,则是锐减,从上年发过最后一次奖金后,再也没有发过,只剩每个月固定的工资基数。


同时,公司收紧管理,KPI考核,并提前跟员工通气,吐露形势不乐观的担忧。这种形势下,一大批人主动或被动离开了券商。


即使没有被裁,李鹏还是选择主动离开了公司。“从业者要有危机感,裁员或者市场变动,根本不是员工所能预料,有危机感,提前做好准备,并不是一件坏事。”李鹏感叹。


希望和重生


猎头黄荣成认为,公司裁员是常态,不论是宏观还是微观的下行,这个举动一直都存在。


“任何一个企业要在资本寒冬立足,都会有自己的战略选择,对于个人来说,放平心态则是更为重要。”他说。


裁员不止是为了缩减成本,更是公司的一种战略选择,但处理稍有不慎,会让公司产生“副作用”,诺基亚、索尼、摩托罗拉等公司都在大裁员之后永远丧失活力与信心。


他认为,裁员本身没有问题,但可以更理性来把事情处理好,对企业员工来说,也有更多的时间做情绪、工作上的缓冲;对公司来说,也会利于平稳渡过特殊时期。


也并不是每家企业都必须裁员。


锌财经潘越飞走访了深圳南山的万科云设计公社,这是他们最新推的综合性产品,把办公、设计、住宿、长租公寓放在了一起,号称是万科“最新商业模式”。


问一线销售人员:“听你们领导喊过,要活下去是么?”回答:“没有,我只知道项目新一期又要卖了。”


在她右手边,是万科刚挂出的招聘海报,这家房产公司在招程序员,为他旗下的互联网项目大肆扩招。这个大家伙依然充满进攻性。


也许行业没那么糟糕,很多预言只是为了站稳行业先知的角色,很多金句专供出口而不负责对内,很多表演只是为了让预警更大声一点。


这个季节,那些被裁掉的员工并非没有去处,裁员的企业正努力存活。对所有经历裁员的人来说,还有机会。


张乐正在寻求一个合适的工作机会。毕业九年,一直从事IT行业相关工作的他,不是一名职场新人了。如果说年轻时会有不安、气愤,九年下来见惯了身边的同事来来往往,反应已没那么强烈。


“我还是比较平静地去面对的,”张乐告诉锌财经。“找个工作不难,但这个时候,可能更加希望它(工作)稍微好一点,更适合自己。”


一个月前,游戏从业者陈冬所在的公司部门进行大规模部门架构调整,多条业务线被砍,陈冬所在的项目小组是其中之一。


陈冬并不气馁,虽工作年限只有3年,但他不缺去处。他告诉锌财经,有人正在以双倍年薪挖他和身边的朋友。


2009年,刚毕业的IT小伙周良听到“裁员”二字,就会突然恐慌。“这一轮我还在,下次呢?”


十年后,问起周良被裁后的感受,他已经足够淡定。“现在就算不做IT,也可以做别的,现在很多人“求被裁”,拿了补偿金之后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创业之类的。”


他的优选策略应该还是先过冬,无论薪水待遇如何,在可选择的范围内找到最合适的工作。


“现在舒服啊,(裁员之后)过的太舒服了。”周良半开玩笑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严肃:“至少,我有机会能够重新思考了。”


(应访谈对象要求,除吴智强、黄荣成外皆为化名)



文章来源“锌财经”,本文已做版权声明,点击即可查阅声明文件。



推荐阅读 有料!
文/王岩主营业务为能源管材的常宝股份(002478.SZ),在2017年耗资9.92亿元收购医疗资产后不
11月29日,多家上市公司发布早间公告: 克明面业(行情002661,诊股)、克明食品集团与湖南资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9日讯(记者李荣康博)年初至今,随着A股市场风格的转换及震荡幅度的加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9日讯(记者关婧韩艺嘉)昨日,浙商证券(行情601878,诊股)(601878.SH)收
信威集团(行情600485,诊股)连续停牌23个月,面对着停复牌新规,信威集团似乎是在挑战底线。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广东邦宝益智玩具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于2018年11月28
  惠达卫浴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会
  上海康德莱企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于2018
  杰克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于2018年11月28日召
  南京佳力图机房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于2018年11
  上海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于2018年11月28日召
  青岛康普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于2018年11月28日召
  福建龙马环卫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本次限售股上市流通数量为26,920,955股;上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版权声明  营销中心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观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GUANYE
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 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 总编室信箱 kf@igyw.cn
国家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