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天败退中国:宇宙第一国的韩企在中国为何屡次折戟?
发布日期 2018年10月23日  来源 冯仑风马牛  观业网

文|风马牛 (微信公众号:冯仑风马牛)


沉寂一年多之后,登陆中国市场 11 年的韩国商业巨头乐天玛特最终选择退出。日前,多家媒体报道:乐天集团旗下零售超市乐天玛特在华 93 家门店宣布向利群股份、物美集团出售的基础上,余下未能出售的 12 家店铺,也拟在年内彻底关店。号称「亚洲零售业之最」的乐天玛特就此将彻底告别中国市场。乐天百货也因近两年在华亏损高达 1400 亿韩元,计划裁撤。与当年鲸吞万客隆入场的豪气不同,韩国乐天离开中国走得拖泥带水,满心不甘。


这不是韩国大企业第一次在中国碰壁。易买得作为韩国零售业巨头, 1997 年进入中国市场,巅峰时在华分店接近 30 家, 2017 年将仅存的 5 家分店卖给泰国正大集团,从此退出中国市场。同年,受三星 NOTE7 爆炸门影响,三星手机在中国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由 20% 下降到不足 2% 。曾经位列全球第三,与诺基亚、三星争锋的 LG 手机,因性价比低而被称为「花架子」,已经连续两年未在中国市场推出智能手机了,其中文官网早已悄悄撤下手机栏目。


三星、LG 、乐天……这些企业在韩国是名副其实的「财阀」,进入中国市场后却屡屡受挫。抛开商业竞争等外部原因,其本身存在的企业弊端也很值得探究:韩国「财阀」企业过于依赖本国的「政经关系」;企业体制落后,发展过程中没有进行相应的内部改革;企业过于强调「韩国意识」,进入东道国后刻意避免本土化。当带资入场的「韩国模式」新鲜感褪去后,脆弱的韩国大企业与如今的中国市场已是格格不入。


这份「格格不入」可以从韩国乐天的历史说起。乐天集团创始人是韩裔日本人辛格浩,当年和很多韩国年轻人一样,去日本留学,并凭借优秀的个人能力和经营理念,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在日本获得投资创立日本乐天,随后反哺韩国,创立韩国乐天。


与大财阀林立的日本不同,二战后的韩国尚属商业的「蛮荒之地」,到了朴正熙执政的时代,韩国政府为求快速发展经济,从各行业中选择几家企业,政府为企业提供信誉担保,企业借机举债经营,快速扩张实现规模效应。


三星、现代、 SK 、 LG 、乐天等如今韩国五大企业,无一不是因此发家。从一开始,这些韩国企业就被注射了国家基因,这种基因不仅使其「富可敌国」,还造就了韩国的财阀政治。


政客追逐权力,企业追求利益。出于各自需要,企业出资帮助政客参选,政客获得权力后为企业提供政策支持。这种韩国政府与大企业间维持「蜜月」的方式,正是源于政府主导型经济下对企业的扶持。


「铁打的财阀,流水的韩国总统。」虽然这样的方式让韩国总统成为高危职业,企业也很可能遭遇丑闻,但高额的回报还是使其一届届地沿袭下来。


 1995 年,时任韩国总统卢泰愚秘密政治资金丑闻被揭露,令舆论大哗的不止是其收受贿赂金额的庞大和频繁,还有几乎所有大企业都定期向其提供巨额政治献金。类似事件从未断绝,所以「萨德换地事件」的发生绝非偶然。这就不可避免地让乐天在华的经营,变得无比艰难。


长期不正常的政商关系,令出海的韩国大企业不时卷入外交事件当中。在韩国国内,利益可以换取庇护。然而,韩国企业海外扩张的步伐已然迈出,摆脱韩国「财阀经济」的思维,才可能在海外,特别是中国,走得更好。


其次,韩国大企业的业务范围广泛,可称为「商业帝国」,也和帝国一样,保持着东亚传统的家族企业模式。家族企业本身不是问题,据统计全世界 500 强企业中 40% 的企业仍由家族所有或经营,但不思改革的家族企业模式就会出大问题。


乐天集团就是个典型例子。日本乐天规模尚小时,创始人辛格浩和弟弟辛春浩就为乐天经营权争斗。在韩国乐天超过母公司日本乐天之后,辛格浩的两个儿子爆发夺权之战,辛格浩一家全数卷入这场争斗,辛格浩先是解除大儿子职务,又想为大儿子扳倒二儿子,结果被妻子和二儿子联手扳倒。内斗结束时,辛格浩已经 92 岁高龄,公司管理层动荡不安。


除了家族内斗,乐天集团还采取内部现金循环机制,各个子公司之间交叉持股。这一机制不仅减少了外部举债,更是层层增强了辛氏家族对乐天集团的实际控制力。


这种模式并非乐天独有。 2003 年,SK 集团第二代掌权者、董事长兼 CEO 崔泰源因涉及非法股票交易和一宗价值 1.5 万亿韩元的舞弊案被捕,被判入狱三年。 2013 年,崔泰源又因侵吞 465 亿韩元公司财产而被判 4 年。


三星李氏已经进入 3.0 时代,今年 3 月才宣布董事会会长与首席执行官的角色分开,但「太子爷」李在镕仍是三星权力的顶端。李在镕卷入朴槿惠案后,三星上下为其脱罪倾尽全力。


经营权和所有权不分是家族企业最令人担心的地方,创始人家族对经营权过分坚持,却缺乏有效的约束机制以及科学决策程序。在企业权力中心过渡时,继承人的思维模式和能力却未必能与时俱进。


若能够针对利润分成、新一辈成员的角色、薪资、所有权、继承权、家族决策、利益冲突和退出机制等,共同制定出一套宪章般的规则,对企业来说将是大有裨益的。但是很显然,韩国大企业虽已进入二世甚至三世,却仍未制定完整的「家族宪章」,一面保留着家族企业的特色,家族成员牢牢掌控整个集团,董事长少有掣肘;一面在大肆进行海外扩张,想走欧美跨国企业的道路,却不思改革,只简单粗暴地用「韩国模式」经营海外资产。


再者,韩国企业过于依赖本国市场,进入海外市场后不愿主动本土化,经营策略保守滞后。这种企业文化在进入中国后也未改变。


相较于欧美、日本企业,韩企进入中国时间最晚,但对中国市场的渴求促使其积极快速地入场,所以韩国在华企业大多是独资形式,对母公司服从度极高。此外,韩国企业在华投资以第二产业为主,但在中国购买原材料和配件的比例却极低,很少在华设置研发中心,对技术转让十分谨慎。在人员任用上,韩企也十分坚持「韩国化」,高层管理人员基本由母国派遣,重要管理职务和核心技术工作大多由母国人员担任。


中韩两国地理距离虽不远,市场差别却很大,全然照搬韩国企业在韩国的经营形态和策略,无异于削足适履。


「萨德换地事件」后,仅用了几个月,乐天玛特就全线崩溃,不到 9 个月,乐天百货也计划结束营业。这一年是中国新零售起步发力的一年,市场竞争激烈,运营模式不断更新。同类的沃尔玛、家乐福在前两年就深感大卖场整体利润下滑的压力,想方设法牵手京东、天猫,探索线上线下一体化。乐天却不为所动,对现代电视购物、乐天电视购物退出中国的预警熟视无睹,仍然以韩国思维看中国,相当于用马拉松的竞速来跑 110 米跨栏,自然落后。


乐天在中国市场大势已去时,曾表示要加速布局越南和印度尼西亚,希望从中弥补损失。然而当年的乐天进入中国,与今日之乐天进入东南亚何其相似。同样看中对方市场潜力,同样属于后发企业,同样将要面临互联网的冲击,中国市场的先例就在眼前,被寄予厚望的乐天玛特在印尼营业情况也不甚理想。如果不及时调整企业运营思路,乐天在海外能否再战也要画上问号。


此外,韩国企业在中国市场并没有对消费者表现出足够的尊重。以最典型的三星为例,2016 年三星 NOTE7 电池爆炸案后,三星在全球进行召回,却坚称中国市场发行的版本没有问题,不予召回。不久国行版本 NOTE7「首爆」曝光后,客服的不作为让三星口碑大跌,全额退款也没能弥补。随后两年,三星推出的高端旗舰机在中国市场遇冷,同期国产手机凶猛发力,安卓霸主跌落神坛。


虽然三星集团业务范围庞大,但手机却是消费者眼中最具代表性的产品,如果保持目前的消极营销以及保守更新,三星手机在中国几无可能再度提升品牌口碑。


中韩两国地理距离虽不远,市场形势却大不相同。韩国大企业长期以本国的情况来度量海外市场,拒绝在市场地本土化,拒绝适应与改变,只靠碰壁来获得反馈,撞得头破血流也就在所难免了。


图片来自网络


本篇作者|毛洪涛   主编|王滔   


编审|陈润江   顾问|王淑琪



文章来源“冯仑风马牛”,本文已做版权声明,点击即可查阅声明文件。



推荐阅读 有料!
文/王岩主营业务为能源管材的常宝股份(002478.SZ),在2017年耗资9.92亿元收购医疗资产后不
11月29日,多家上市公司发布早间公告: 克明面业(行情002661,诊股)、克明食品集团与湖南资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9日讯(记者李荣康博)年初至今,随着A股市场风格的转换及震荡幅度的加
中国经济网北京11月29日讯(记者关婧韩艺嘉)昨日,浙商证券(行情601878,诊股)(601878.SH)收
信威集团(行情600485,诊股)连续停牌23个月,面对着停复牌新规,信威集团似乎是在挑战底线。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鏂板妯″潡鏍峰紡寮€濮?70622*/ .kline{padding:8px9px;background:#f4f2f2;} .kli
  广东邦宝益智玩具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于2018年11月28
  惠达卫浴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于2018年11月28日召开,会
  上海康德莱企业发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于2018
  杰克缝纫机股份有限公司第四届董事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于2018年11月28日召
  南京佳力图机房环境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二次会议于2018年11
  上海吉祥航空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第四次临时股东大会于2018年11月28日召
  青岛康普顿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于2018年11月28日召
  福建龙马环卫装备股份有限公司本次限售股上市流通数量为26,920,955股;上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版权声明  营销中心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观业网 ALL RIGHTS RESERVED GUANYE
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律公约 国家信息安全漏洞共享平台 总编室信箱 kf@igyw.cn
国家网信办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